散文
当前位置:首页  > 散文 > 正文
亲情车票
发布时间:2017-04-05 信息来源 : 中国航天网

腊八刚过,离过年的日子还有段时间。可是,父亲母亲却按捺不住了。

每天例行通电话时,末了,父母常问道,什么时候能回家过年?回家过年,对于多年离乡在外为了梦想而打拼奋斗的他乡人来说,是多么心盼已久的事。可现在何时回家过年?我真的无能为力确定归期,总以“过年尚早,等等再说。”寥寥几句敷衍过去。电话那端,父母有丝失落,却又嘱咐起好好工作,吃好些,勿挂念家里。听着这些话,心里总会莫名其妙地酸楚起来,眼眶有些湿润。

回家过年,谁都想着盼着早点回家过年。可是工作了,单位有单位的制度,节假日期也有国家的规定,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。不能早些回家,我只好打消这念头,安心工作,好好对待自己,莫让家人多些担忧与牵挂。

在每次通电话结束的时候,父母亲却“乐此不倦”地询问着。听多了,听腻了,又无法准确答复他们,心里就烦了。“不知道,不知道。”生硬的语气使我和父母亲的通话一时变得尴尬,便匆匆结束通话。

有次,我正在单位焦头烂额地忙着工作。父亲突然打来电话,我有些紧张。往常只要家中无事,家人便不在工作时间打电话给我。接通电话,父亲高兴地说着家乡的高铁通了,回家更为方便。问我回家想坐慢车卧铺还是坐动车?又说着火车的时刻表比较适合回家。我一听,父亲又再侧面打听我能何时回家?心里本有抵触,工作片刻更是乱作一团。顿时,我急了。冲着电话大声地嚷,我不回家了。气哄哄地挂了电话。

电话挂完,我就后悔了,这定会伤了父亲的心。谁家孩子过年不回家,谁家不是一家老小热热闹闹地把年过。而我却说出这种不孝的话,一直愧疚于心。

当能确定归家的日期时,我迫不及待地想订好票回家,也想给父母一个满意的答复。可任我每时每刻关注票数信息,注册抢票软件来刷票都无法订上一张票,很是沮丧挫败。和母亲通电话时,情绪低沉的我抱怨回家难,每次回家都是人在囧途。母亲却兴奋地说,这次一定是顺顺利利。一张卧铺票,一张动车票让我挑选一张回家过年。一时弄得我摸不着头脑,一张站票我都无法购买而感到懊恼时,父母却有两张票任我挑选,在母亲的叙述里我渐渐明白了缘由,也懂得了父母的良苦用心。

原来是父亲读报的时候,知道了火车票能提前些天订票,我又整天忙着工作没时间订票抢票。俩人就看着日历本偷偷地合计着我能回家的时间,在订票网站上刷票抢票,又不断地打订票电话,双管齐下才为我抢到一张火车卧铺票。年末时家乡的高铁正式通行,俩人又一次照旧疯狂地为我抢到一张高铁票。悄无声息地订好了票,就旁听侧敲询问我的归期却也不敢告诉我。怕我不同意,怕我没有假期,怕我不如他们“自作主张”的时间回家。而我却蒙在鼓里,一直耍着小性子反感他们盘问。

我能想象带着老花镜的父母笨拙地一顿一停打字,选定车票信息,再一次次刷着网页;又低声下气与售票客服人员通话的情景,有些心痛和暖心。父亲接过电话,我欲想说句道歉,父亲抢前说:“回家的时候别带啥东西,人回家过年就好!坐高铁来,时间合适又快,体验下。”“嗯嗯,听老爸的。坐高铁回家。”我听懂了父亲的话,父子之间不需道歉,父亲也从不怪罪我,不论我做错了什么,说错了什么。

回家过年,一张车票就有了浓浓的亲情。今年,听父母的话,拿好这张预订的车票启程,带上思念的爱意和大包小包的礼品回家过年。

(作者:张翔)

[关闭]  [打印]
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使用帮助 | 隐私与安全
京ICP备13027524号 | 京公网安备:1104010210020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所有
地址:北京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:100048
信访邮箱:xinfang@spacechina.com 监事会邮箱:jianshihui@spacechina.com
网站维护:中国航天报社 邮箱:casc@spacechina.com 电话:010-68767492 传真:010-683722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