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当前位置:首页  > 散文 > 正文
临窗
发布时间:2017-04-06 信息来源 : 中国航天网

母亲年龄大了,不喜户外活动,就爱站在客厅临窗位置向外观望。“这么冷,还站在窗前?”入秋后我看见母亲还这样,就问母亲。“我是在等别人叫我出去耍。”母亲总这样回答。我知道,随着年龄增大,母亲眼睛不太好使,耳朵也有点背。

偶尔,窗外有人喊“陈姨!陈姨!”,母亲知道是她老年朋友在楼下叫她出去溜达,于是就去厨房拿上一个购物袋,忙着穿鞋,关门,蹒跚着出去了。

母亲临窗站的阳台有一个小花池,她站在花池边缘上恰好可以看到整个小区,小区内绿树成荫,花开四季,花园正中栽有一颗硕大的黄葛树,周围散布着桂花、月季、茶树、夜来香和白玉兰等,从农村进城的母亲,喜欢这种田园式的小区。

母亲每天起得早,煮好早饭后,就爱边趴在窗台上欣赏风景,边等着我们起床吃饭。此时,有环卫车开进来,绕过绿树丛,开到一个不很起眼的垃圾桶前,把积了一天的小山似的垃圾运走,这个垃圾桶就在母亲眼力所及的范围内,看着远去的垃圾车,母亲若有所失。垃圾车开走后,小区又恢复了干净与宁静。

陆续地,小区热闹起来,有人到树丛中锻炼身体,顺便把垃圾扔在了垃圾桶,这个时候,母亲的眼睛好像特亮,专注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。

发现母亲翻捡垃圾,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时间。那天我上班忘了拿文件,回家取时,路经垃圾桶时发现了桶边母亲的身影,看着她从垃圾桶中分拣出来的纸板、塑料等,我尴尬极了,悄悄绕过母亲,回家拿文件,等我拿好文件,母亲也回家了,怀中抱着那堆杂乱的东西。很显然,母亲也很意外,也很尴尬,抱着垃圾就僵在了门口。“那么脏的东西,怎么往家里拿呢?”“……”“如果缺钱,给我说一声嘛。”我略带责备地对母亲说。母亲一直没有言语,只把那堆垃圾悄然放到床底下。“那点垃圾也卖不了多少钱,不要再去捡了,你叫别人怎么看我哩。”临走时,我黑着脸对母亲说。“嗯。”母亲的回答声很小很小。我以为从此之后,母亲不会再去捡垃圾了。

可是我错了,母亲仍然喜欢站在临窗的位置,看楼上的人们往垃圾桶里扔垃圾,在我们上班后,继续去垃圾桶里捡垃圾,当我再一次叫母亲不要去捡垃圾时,母亲说:“我拣的都是干净的。”我气得不行,红着脸说:“不要燥我的皮了,我还不缺那点钱。”“我知道你不缺那点钱,可是我就是闲不住,我在农村种庄稼,什么活没干过?挑粪便,灌庄稼,汗与臭味比这些干净吗?……”见我没有开腔了,又接着说:“我是信佛的,靠自己的劳动挣点香钱,给佛上香,那样才显得虔诚。我觉得靠劳动挣钱,燥不了哪个的皮……”我再次无言了,没想到,书都没读过的母亲,居然还能说出这番话来,我无力说服我的母亲不去捡垃圾。母亲给我的印象一直是非常的温柔和善良,今天一番话却让我无地自容,我的一张脸红到了耳根。

从此,靠窗的这个制高点就属于母亲了。

(作者:严巍)

[关闭]  [打印]
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使用帮助 | 隐私与安全
京ICP备13027524号 | 京公网安备:1104010210020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所有
地址:北京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:100048
信访邮箱:xinfang@spacechina.com 监事会邮箱:jianshihui@spacechina.com
网站维护:中国航天报社 邮箱:casc@spacechina.com 电话:010-68767492 传真:010-683722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