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当前位置:首页  > 散文 > 正文
让背影淡去得再慢一些
发布时间:2017-07-12 信息来源 : 中国航天报

前些天去医院探望爷爷,他躺在床上,眼里还闪烁着星星余晖,却已说不出一句话。除了在不乐意时发出些许喃喃声外,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某处,眼角常滚出颗颗热泪。在替他抹去泪水的瞬间,我会忍不住抽泣。然而,面对人生命运,接受是唯一的方式。

一次坐飞机出差,与我隔着过道的位置坐着一位看上去有60多岁的大爷,系着安全带的他看上去很拘谨。大爷小心翼翼地从餐盒里拿出酸奶、小蛋糕、米饭盒,吃完后又一点一点地将杂物放回餐盒,细细盖好,然后又将双手放回腿上,眼朝前方看着,仿佛不敢逾越什么界限。

那刻,我眼前闪现出小时候跟随爷爷去上海的情景。他坐在出租车副驾驶座上,绑着安全带,也是带着略显拘束的神情。被他抱着的我会被那不够自然的胡茬刺到脸。

小时候爷爷总带着我东奔西走,带我坐那些新鲜的交通工具。现在孙子长大了,却再也不会有机会带爷爷坐他没有坐过的飞机了。回神过来,泪水已湿润了我的眼眶。

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写道: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这两年,爷爷从神清志明到生活无法自理仿佛只是一瞬间。他如松树般站在路口等我仿佛还只是昨天发生的事,眼下却不得不接受他再也认不出我的事实。这种变化深深地刺痛了我,不仅仅是情感上的难以接受,还有对至亲老去的恐惧。

我也渐渐领会了《目送》里的那段话。时间滚滚向前,对于离开的人来说,留下的人也是一种离开。仿佛是在同一条直线上的相背奔跑,越来越远,追不上,直至背影消失。

人的一生中,总会慢慢将这些各种各样的情绪、情感经历几遍,褪掉几层皮,伤过几次心,流很多次眼泪。“渐行渐远”的不舍迟早会来,唯有更加珍惜还能相互“看见”的时光,无论远近;其余的皆释然罢了。

(作者:杨蒙)

[关闭]  [打印]
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使用帮助 | 隐私与安全
京ICP备13027524号 | 京公网安备:1104010210020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版权所有
地址:北京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:100048
信访邮箱:xinfang@spacechina.com 监事会邮箱:jianshihui@spacechina.com
网站维护:中国航天报社 邮箱:casc@spacechina.com 电话:010-68767492 传真:010-68372291